廣告贊助

劇情大綱:凱爾原本想帶安柏離開,卻發現總是被「他們」包圍, 不得已只好回到羅姆鎮,這兩人將走向何種命運…?

這一季感覺節奏慢了些,前面好幾集都花很多時間在舖陳故事,再加上有些被附身較久的人已經無法被驅離人的身體,所以感覺這一季的故事在探討人性的內心掙扎較多。

基本上這一季就分三大類的群組:第一組就是「燈塔」,以類似具有凱爾能力的人為一群。第二組就是被附身的那一群人,原本以西尼為首,後來發現西尼也不過是其中一個棋子而已。第三組就是尚未被附身也不具有凱爾能力的普通人,基本上是以拜倫警長和牧師為首。這三類人的交手就是人性的考驗。

凱爾生父的出現,看似要解密,其實是把具有「燈塔」力量的人當為祭品,以驅除黑暗為由將人們聚集起來再要求他們自殺,以血驅趕那些黑暗,但凱爾的生父在30年前參與過的一次對抗,其實也是慘無人道。30年後當他再次出現時,不僅未對凱爾說清楚會發生何種事情?還瞞著凱爾將他的妻子艾莉森還有孫女安柏帶至獻祭的現場,讓人不禁懷疑他是真的大義滅親,想驅除黑暗?還是有所算計?不過,因為安柏為了救凱爾不被其生父所殺所中斷的儀式,好像反倒讓不少人被附身,那一個個扭曲的身形和飄浮在半空中的樣子,看起來是很詭異。

牧師以為自己燒死寡婦之子就入獄,卻目賭一個年輕人被附身的過程,加上被鎮上教會解除牧師的職務,曾經不知何去何從,後來去了名為「燈塔」的聚會,又撞見受傷的西尼被關在地下室,開始折磨西尼,感覺是將他自己的怨恨發洩在西尼身上,當西尼被他弄死,他才發現燈塔的人只是藉由他去接近凱爾,他從來不被真正需要。當他離開燈塔回到教會想暫住一晚,卻發現原先排斥他的鎮民正等待他的回歸,他又再次有了被需要的感覺,也開始認為所謂的上帝並不會救助人類,人必須靠自己救助,所以他將所有人組成一個軍隊打算對抗被附身的那一群人,並將他們全押到警局關起來,看他在對待那些人是很粗暴的,對於這些被附身的人,他完全沒有疑惑或猶豫,對他而言,那些人已不是人類。而拜倫警長的太太羅絲始終徘徊在自己殺了好友的良心譴責中,最終選擇自殺,拜倫警長經此打擊後遂決定與牧師聯手對抗。以這一群人而言,他們對於被附身的人已毫無感覺,且不吝惜下殺手。

而那群被附身的人,自己老是在起內鬨,西尼原本救回寡婦之子是希望幫他轉化,可是這個年輕人太殘酷,只要看不順眼就殺,殺了自己的母親不夠,還殺了西尼幫他找來要協助轉化的年輕人,氣到西尼只好殺掉他。西尼身體內的黑色物質與肉體不合,眼看也是撐不下去。原以為是同路人的醫生也趁西尼不在將礙事的議員全部毒死,自己想將布萊特還有梅根和梅根腹中的寶寶做為實驗對象,研究出如何讓附身與肉體確實結合在一起,因為他自己的肉體也開始有些潰爛的現象,沒想到殺人不眨眼的布萊特最後也背叛醫生,毀掉醫生的研究品,弄得醫生也要終結他。而這一切,顯然又有一群上流社會的人物在指使這位醫生。

最可憐的要算是梅根,好不容易從殺死自己老公的陰影中振作起來,也發現自己又有身孕,卻意外得知,腹中的孩子可能是黑暗之子,不想面對現實的她,只好帶著荷莉逃走,但荷莉真的原諒梅根殺害馬克這件事了嗎?荷莉能了解到梅根對她的用心嗎?當梅根開車帶著荷莉逃走時,梅根告訴她要靠她們自己,不能相信任何人時,荷莉對著梅根說:「我愛你」,感覺上沒什麼感情,好像只是想要讓梅根卸下心防的感覺,總覺得荷莉會變成第二個寡婦之子。

最好奇的是安柏到底具有何種力量?她的力量似乎比凱爾更強大些,還能多次救出凱爾,這對父女的感情真是深厚,但會不會最後反轉時反倒變得更殘酷?

這一季沒看到太多的靈異現象,反倒看到很多人以正義為名行殺戮之事實,不禁讓人想到以前看的《魔戒》電影,到底誰有權決定另一個人的生或死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起雲開 的頭像
風起雲開

陽光灑落時

風起雲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