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大綱:因一場捷運爆炸案將戰地回來的蕭政勳醫師(黃健瑋飾演)、技術高超的年輕胸外科醫師熊崽(李國毅飾演)、醒週刊記者沈柔依(孟耿如飾演)、和康聯醫院的副院長楊惟愉(許瑋甯飾演)等人的命運再次交會,隨著創傷小組的籌建還有醫院為通過評鑑如何在縮減開支中取得平衡,是體系能在危機中有所轉機,還是再次由「小牧場換成大牧場」呢?

以台灣戲劇目前的情況來看,能夠在第一集就將戲的場景設在約旦,還能一次弄出兩個爆炸,還真是用心了。不過約旦這一炸也可看出在「生、死」面前,即使是立場中立一心想救人的醫師也是難逃厄運,是在說即使週遭的情況令人如此無能為力,還是能選擇在自己的崗位堅守職責,或選擇逃開以保住自己的命?

回到臺灣的蕭醫師馬上就碰到捷運爆炸意外,在救人的同時也來到康聯醫院見到多年不見的楊惟愉,但楊惟愉卻只是淡淡的看著他,若他知道她也像仁新醫院的陳院長那樣為了醫院的評鑑在縮減開支,並在有限的人力中讓醫護人員過勞時,他會做何感想?

當醫院病床有限,爆炸的重傷病患大多都被送到康聯醫院時,急診室內拉肚子的病患就被要求要讓出病床,卻引發家屬不滿,但家屬可曾看見他們自己的孩子坐在病床上玩手機?當家屬對著熊崽發脾氣說沒有同理心時,可又曾幫那些滿身是血,急待病床救治的爆炸傷患懷有同理心?其實這也不能歸責於某一方,康聯為求能通過評鑑以爭取資源,就必須配合衛福部的要求超收病患,但其實康聯醫院不論是病床還有醫護人員,根本都不足。

而心急爆炸傷患無床可就診,遂要求輕症病人讓床的熊崽醫生卻成了對病患沒耐心的醫生,若是只看醒週刊發布的影片,還真容易讓人誤以為熊醫生是這樣的醫生,但若看到輕症者佔用急診室病床的樣子,就不會如此想了。人真的要有自己的判斷力,否則輕則被牽著鼻子走,重則成為共犯和幫兇了。不過如此熱心又技術好的熊森醫生為何沒有被蕭醫師選入創傷小組,似乎有些明白了,因為他只顧展現他的技術卻忽略掉一場手術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做,旁邊的醫護人員都有各自的責任在,他先是用手推掉旁邊輔助的人的手,又不顧及麻醉醫生的警告堅持要做完他自己的部份,縱使他開刀動作快又好,也難保不會有萬一的情況下去危及整個團隊。

這前面兩集還真把政府官員和立委那只打官腔不做事的樣子拍得真好,不論是衛福部次長還是立委,明擺著就是在說場面話敷衍了事、打哈哈,麻煩事交給當事人自己去想辦法,有功勞可佔時才急於出來擺態,難怪楊惟愉只能在旁一副不屑又不能說話的看著父親在這些官員面前卑躬屈膝的樣子,然後讓人四兩撥千金的一副被要求照規矩辦事,說是照規矩,到底是照誰的規矩?

一直以為「麻醉風暴」講的是醫療體係,但現在看這兩集卻發現「麻醉」不單只是發生在醫療上,也發生在生活週遭,先是柔依的總編輯從善如流的要做出有許多人愛看的新聞,卻不在乎新聞本身是否有經過查證?是否有經過當事人同意?只要有影片,人人都可以是記者去評斷他人的行為。不論是制度、媒體、或私人行為,只要能引起大多數人的觀注便可成為主流,任意去傷害無辜的人卻被視為正義,而這樣的主流和正義就彷若看不見的麻醉劑,一點一滴的奪去我們的意識和判斷力,最後只能任人宰割,然後才來抱怨自己的無能為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起雲開 的頭像
風起雲開

陽光灑落時

風起雲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