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劇情大綱:人死後需在地獄通過七個審判方能轉世,以「貴人」身分進入地獄的亡者金自鴻(車太鉉飾演)得到以江林使者(河正宇飾演)為首的三名陰間使者協助,以幫助他在49天內通過這七個審判,並進而轉世。就在審判期間,金自鴻的弟弟金秀鴻(金東昱飾演)意外冤死,這將會對金自鴻還有這三名使者產生何種影響?

「上天堂,下地獄。」是過往被灌輸的觀念,因此總認為「地獄」在地下深處的某個空間中,「天堂」是在天上的某個空間中,但這部影片就先顛倒這個觀念,「地獄」在天上,不在地下深處。所以金自鴻死去之後被帶到天上,江林使者是下陽世去探查冤死鬼,當冤死鬼金秀鴻失控,造成金自鴻在審判過程中有極大危難時,有時就會開啟一個連結讓金秀鴻往上便看到哥哥的情況,而這樣的連結就能讓金秀鴻決定是否要繼續走向毀滅?

另一個打破的觀念就是,人不是自己做好就行,家人的命運,尤其是直系親屬是彼此相連的,雖然金自鴻身為消防隊員努力救人,但他弟弟的冤死卻造成他在地獄的時間變快,且在各個路途中不斷發生各種危難,但當他的弟弟代替他在母親(藝秀晶飾演)的夢中說出內心的愧疚時,不僅是金秀鴻、連金自鴻也得到解脫。

就影片來看,七個審判是有形且被排好的試煉,不斷的從業鏡看到人生在世的一切作為無所遁形。但對金自鴻而言,他有著第八個無形審判,這第八個審判就是看他跟三個陰間使者江林、斷怨脈(朱智勳飾演)、和李德春(金香起飾演)的相處,在這中間遇到危難時,他是否始終如一的不放棄救人(在真空深穴他抱住李德春讓自己的身體向下,以擋住可能碰到的尖石,在千古沙漠遇到流沙時,他快速將李德推開。),還是他只顧自己的生存?是否會對自己做過的事說謊,還是會坦白等?(他毆打弟弟那一晚有想要殺害母親的念頭,當李德春問他時,他沒逃避並且坦白說出那一晚是想全家一起死。)其實這些審判並不是針對亡者而已,對於陪同的陰間使者來說,他們也是在接受審判,是否相信亡者真為可協助的貴人(在金自鴻即將被拔舌之際,李德春拼命呼叫江林使者;在天倫地獄時,不顧閻羅王的宣判,李德春拼命幫金自鴻辯論。)?是否只講法理,不講人情,不顧冤情,或只為自己的利益考量(為協助金自鴻順利通過審判,就直接將冤死鬼金秀鴻消滅,這是對江林使者的考驗,也藉由金秀鴻讓江林使者回顧到他過往的怨恨和悲傷的記憶。)?對於沒有記憶的陰間使者來說,反倒羨慕亡者能保留的每段記憶,即使那是痛苦的。所以,對陰間使者來說,幫貴人辯護的同時也是在照看他們自身的一切,這也許是為何要求陰間使者要找到「貴人」亡者並協助他們通過審判的用意。

金秀鴻之所以能成為第49位貴人並直接進到天倫地獄接受審判,是因為在他活著時曾一直協助元軍延(都敬秀飾演),並在元軍延誤殺他之後(元軍延誤殺金秀鴻這一段讓人看得很悲傷。),他最終還是放下他對元軍延的怨恨,並且希望元軍延不再責備自己,且他在哥哥金自鴻被流沙淹沒時能即時放下報仇之心,並向母親託夢說出他們兄弟倆對於母親的愧疚和罪惡感。(這一段真的很洋蔥,超感人的,在寫這一段時就回想到那畫面,眼框又濕了。)想一想這母子三人也很命苦,曾經母親病重,生活幾近絕望,好不容意經濟轉好,卻是金自鴻以命相博去賺錢所得到的成果,在三人沒將心結打開前,金自鴻和金秀鴻這兩兄弟卻接連意外死亡,留下啞的母親獨留在世忍受著喪子之痛,雖然曾失去希望想走絕路,最終他們以真心和善良在地獄獲得較好的待遇,所謂的「得」與「失」是要如何判斷?

這部影片也傳達出另一涵意,人生在世,大家都會犯錯,也無法避免犯錯,但只要能真心面對自己的過錯去請求原諒,並獲得他人的真心原諒,那這樣的過錯就可被饒恕,但這一切可不要等到死後才要通過陰間的判定,在活著的時候就要去做。

整部影片不論是劇情、特效、動作戲或是場面(每個地獄的場景真是很有各自的特色,也有各自的寓意在。)都很有可看性的,且帶有些許的推理情節在,也在一些橋段中安排一些意外的笑梗。對於江林使者在金自鴻家中與他的母親的對手戲(有淚又有笑),還有他追逐冤死鬼的精采動作戲;甜美可愛又真摯的李德春;老是被要求不要有想法的帥氣又好身手的斷怨脈;種種角色和劇情的安排,讓人看的不只是場面、人性、親情,也是讓人能夠反觀自身。

若說亡者所要通過的七種審判是依各自罪刑由輕排到重的順序,已經得到母親原諒的金秀鴻,為何他的最終審判是在天倫地獄?還是因為閻羅王在那,所以江林使者他們要帶著這第49位貴人金秀鴻直衝天倫地獄去尋求他們各自的轉世,所以這是續集要出現的最終審判嗎?那在片尾出現的家神,是為續集舖的梗嗎?續集的最終審判的受審者到底是誰呢?是江林使者為首的這三位?還是能看到陰間使者的老爺爺和他的孫子?真的好期待續集又會呈現出怎樣的場面和內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起雲開 的頭像
風起雲開

陽光灑落時

風起雲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