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大綱:朴家三兄弟中老大尚勳(朴浩山飾演)和老三奇勳(宋清晨飾演)在家當「啃老族」,只靠老二東勳(李善均飾演)在大企業上班撐場面,但什麼事都藏心裏的他早已在靠貸款度日,且工作可能不保,偏偏母親又要他拿錢出來給老大開店,這時一包五千萬的商品劵卻寄給他了,忐忑不安的他遮遮掩掩的藏起這包錢,卻被同一辦公室的派遣員工李至安(IU飾演)發現,而李至安一方面要照顧半身不遂的奶奶,另一方面也被高利貸追債中,究竟這兩人會因為這五千萬發生哪些故事?

第一集真的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看完,分了好幾次才慢慢看完,但看到李至安如何設計偷這五千萬開始,就慢慢被這部戲所吸引,後來還熬夜看戲,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熬夜看戲了。這部戲初看覺得很沉重,也沒有很多閃閃的粉紅劇情,但看完卻是滿滿的心動和感動,感覺就像喝茶後仍不斷回甘的感覺,總想不斷的回頭去再看一次這部戲。

這兩位男女主角的內心戲都不少,先從女主角李至安談起,她不是被車撞,就是被打得鼻青臉腫,每次的哭戲都讓人心碎。(聽到朴東勳為她去找光日打架,得知到她殺過人,卻依然理解她想要保護家人的心情;知道朴東勳發現她在竊聽後,她在逃跑的路上哭著喊:「我錯了。」;朴東勳知道她竊聽的事,依然來找她並感謝她陪在他身邊;去認奶奶的遺體時,感謝有奶奶的照顧。)在辦公室內備受冷落,還要與代表理事都俊永(金永敏飾演)周旋,從原本要幫都俊永陷害朴東勳,卻變成要如何破解都俊永要陷害朴東勳的一切計謀,好讓朴東勳能順利當上常務,還要幫他保住妻子姜允熙(李智雅飾演)與都俊永偷情的事情,以便讓她喜歡的大叔朴東勳可以過得幸福。看她從冷漠的坐在辦公室內,冷眼旁觀一切,演變成她為了保護朴東勳,半夜偷偷跟著他以確保他不會想不開,還要去幫他拿回被光日偷走的皮包,卻不讓東勳知道一切,擔心他會因為妻子的事崩潰,她還會先去找姜允熙談,讓姜允熙站回東勳的身邊,以防都俊永藉此傷害東勳,她因為東勳而有了笑容,也讓她再次對人情的溫暖有感覺,但她為東勳付出的一切都讓人心疼不已。為了讓朴東勳不陷入與她的誹聞,她故意說話激怒他,讓他打她。擔心朴東勳為了她的債務再去找光日,她便將債還清了,好讓光日沒有機會接觸朴東勳。她喜歡朴東勳,卻又不想造成他的困擾,即使偶爾說話說中他的心事,使得他故意走很快閃避這個話題,但她最終還是選擇離開他,好讓他可以跟他的兄弟朋友們在「正熙家」這間小酒館喝酒解悶,只因她了解他的顧慮。

朴東勳也是讓人很佩服的人,在公司受年紀比自己小的上司欺負,自己的妻子還與這位上司偷情,然後他還要假裝一切沒事的忍受妻子對他的輕蔑,只因為只要沒有任何人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好,但總覺他的人生活的太煎熬。雖然一開始是李至安要求他請她吃飯,但其實他自己也很在意李至安,每次在辦公室的視線都會望向李至安,在正熙家這間酒館外,目光也總是搜尋李至安是否有經過的身影,且他也只會跟李至安談心,甚至後來為了李至安丟掉原本送給他的拖鞋而生氣(去找她要拖鞋並說不會開除她時,真是帥氣!)。第一次讓人心動於他們的相處是他發現李至安拉著推車,推車上坐的是她的奶奶,他幫她把車抬下階梯,但他沒有就此離開,也沒多問,就坐在那等到她們賞月回來,他又幫忙揹奶奶回家,他從頭到尾沒多問一句,只在回去時對李至安說:「你很懂事。」這句話比任何情話更讓人感動。(李至安推車回來看到他應該也是尷尬又感動吧!)

再來的心動處,就是朴東勳在一間小酒館喝酒時問老闆是否有看到李至安過來,一直在竊聽電話的李至安飛奔而至,就要求「再喝一杯。」,朴東勳還是坐下來跟她喝酒,兩人聊到後來乾杯時,彷若在比賽,但兩人卻又覺得好笑,這一段兩人的笑容都很美,整個感覺也很甜蜜。

最心動的是,朴東勳在抽屜內看到李至安再次放的那雙拖鞋之後,他便開始瘋狂的找她,當她用公用電話打給他時,他是生氣又擔心,還會說出:「電話打得還真早」這種諷刺的話。(只有跟李至安互動時才會顯露出他真正的情緒,簡單說,就是活得比較像正常人,而不是什麼都藏在心裏的悶葫蘆。)後來,當他得知李至安受都俊永委託要害他時,他四處找她,甚至在兩人常去的那間小酒館內對著手機說話,希望李至安跟他聯絡,讓他可以幫她把這些事情處理掉,不用過著逃跑的人生。後來他收到清潔老爹的通知跑去找李至安時,他看到她時眼眶含淚,他卻又要忍住,然後向李至安表達謝意,從第14集到第16集他開始找她,還有陪她辦完奶奶葬禮的樣子,真的讓人心動又感動。明明他也喜歡她,但他跟她相處時卻極力避嫌,不讓彼此有肢體接觸的機會(那一次在捷運內因為人多,他被擠向靠近李至安,他一手扶在行李架上,一手抓著支柱,死命的抓著,就怕自己碰到李至安,真是有意思。),所以,在第16 集看到他一邊說的「沒事」,一邊去扶她起來去確認奶奶的遺體,(覺得這一段雖然悲傷卻又帶著無比溫暖的溫柔,而那位管理遺體的人員的動作也配合這情境的氛圍,在看到李至安把頭撇向一邊時,原本在慢慢摺起白布的手也停下來,直到東勳說他先幫忙看時,才把蓋在奶奶頭上的白布再慢慢摺開,這一段處理得很細膩,不僅照顧到死者,也體貼到悲傷的死者家屬的心情。)終於覺得他與她總算靠近了,而在葬禮會場,他擔心她沒吃飯,還替她招呼客人,當清潔老爹來弔祭時,聽到朴東勳溫柔的叫著李至安為「至安」時,還有葬禮過程中東勳和至安都戴著白手套站在一起時,看戲的我心中不禁要為他們灑花了,雖然他們只能以這種方式暫時在一起,但那一刻,兩人是一起的且是最親近的如同家人一般的時刻。

      看這戲就發現大家都在假裝,或者說是在撐著活過每一天:正熙總是在酒館結束營業後故意在外繞一大圈才回店內,表示她也有一個家可回去,而拋下她去當和尚的常運,法名叫京德,在看到正熙後才發現自己的心從未放開過,才會要人將他鎖起來閉關,若真的放下一切,根本不用要求別人將他關起來。明明是東勳送至安來寄住她家,但當著大家的面,至安和東勳假裝是久別重逢,正熙也不說破,還會支開東勳的母親,不讓東勳的母親發現至安。

                大哥尚勳,算是比較坦承的一個,知道自己的人生就是「吃喝拉撒」而已,但在聽到東勳的妻子向三弟奇勳承認她出軌一事,他刻意不進屋內,不讓弟媳發現他也聽到了,當三兄弟因這件事在外聚會,他還打電話給弟媳道歉並說讓她辛苦了。尚勳應該也發現東勳喜歡上李至安,但他一句話也沒說,除了吩咐鄰居照顧至安,還出錢幫李至安的奶奶辦一個風光又熱鬧的葬禮。(因為這一段,讓人發現原來出席葬禮也是人情溫暖的一種表現。)最好笑的一段是尚勳把錢貼在房間地板上,以為大家都不知道,還每次都提防被他的母親和三弟發現,結果是大家都知道了,都在等他自己何時要換地方藏錢?

        看這群住在同一社區的人,大家似乎都不知人生為何而活?即使拼死拼活的忙了一輩子,年紀一大,就被公司資遣,依然要設法找事做讓生活繼續下去,感覺什麼也沒有,就只會喝酒聊天。但,一旦有事,大家還是全力幫忙,知道東勳與人打架,大哥和小弟還有一群酒友全部在街上狂奔去關心東勳,還大家一起幫他想受傷的理由(這段的人情味真讓人感動。)。當尚勳一通電話打來,即使不認識,所有人還是都來出席至安奶奶的葬禮,讓人感受到一種人情的溫暖。難怪大哥尚勳會如此在意要給自己母親一個熱鬧又風光的葬禮,也難怪東勳會告訴至安他會去參加她奶奶的葬禮,而且要求至安也要去參加他母親的葬禮。

       東勳與他的妻子允熙將出軌一事攤開來說時,發現彼此在這段婚姻都有各自的委屈,允熙認為東勳把母親和兄弟等家人排在第一位,但她卻沒體會到,東勳在家時是如何看著允熙的臉色生活,不僅自己要打掃家裏,遇到妻子在家還不敢把電視開得太大聲,這對夫妻面對婚姻生活從相愛到不愛,卻沒好好溝通過,只是將各自的心情藏起來,直到出軌一事發生才攤開來談,弄得兩人都很尷尬還要在其他人面前裝沒事,這樣的生活到底是誰造成的?不過,有一點倒是很清楚,允熙主動說要把她和都俊永的事說出來,好讓至安免除刑責,但在警局卻不敢告訴警察為何她會知道都俊永有一隻2G的手機,好讓警察去追查?所以,她會選擇出軌來對待這段婚姻也不讓人意外。就如同她自己所言,不愛就是不愛了,感情已逝,不管說什麼或做什麼也無法找到真正不愛的理由。

       人總是從際遇比自己差的人身上尋得安慰,但這樣的安慰也只是證實自己的無能,奇勳折磨宥拉來掩飾自己導不出戲的挫敗,宥拉帶著朋友來看在做清掃工作的前導演奇勳來證明不是自己的演技爛,但最終還是讓奇勳點破,若宥拉真的有實力,她早就成為大明星,這卻也成為兩人相愛和不愛的理由。人啊!互相傷害卻又互相取暖,真是矛盾難解的關係。

       以家庭關係來看,那五千萬的賄賂事件雖然讓東勳陷入職場的政治鬥爭中,卻也打醒他的母親和大哥,讓母親不敢再開口要東勳幫尚勳出資開店,尚勳也認命的去做清掃工作,不再做些不切實際的白日夢。以職場關係來看,都俊永處心積慮的要排擠朴東勳,來鞏固自己的地位,卻反倒激怒朴東勳出來爭取常務的位置,結果,都俊永下台,朴東勳的常務位子也沒坐熱,人爭到最後到底爭得什麼?

       這部戲由各種談話和劇情在探討人生,戲中的很多角色都在質疑自己活的人生到底是什麼?但也有不花時間在問這些的人,那就是朴家三兄弟的母親,對她而言,照顧三個兒子和正熙有飯吃,為他們的事業有所發展而開心,對她來說:「吃飯了」就是她的人生。

       看這部戲後,每次在街上看到各式各樣為生活忙碌的人們,日復一日的做著相同的事,就會開始想是何種因素讓他們可以這樣一直生活著?他們真的從來不曾質疑自己的人生?還是,對他們來說,與其花時間去想這些,不如就好好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日子一天一天的過,這就是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起雲開 的頭像
風起雲開

陽光灑落時

風起雲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